残奥马术:不止输赢、心心相映;人马默契、舞动生命

原标题:割奥马术:好比胜败、心心灵秀;人马默契、舞动生命

2021年8月30日,东京残奥会马术项目结束所有比赛,圆满落下帷幕。在盛装舞步个人自选动作赛颁奖仪式的看台上,有一位身着“中国香港”T恤的运动员在为得奖运动员们热烈鼓掌,他就是来自中国香港的马术运动员曾靝赐给。

中国队参与东京残奥22个大项中的20项目比赛,唯独没马术和轮椅橄榄球。中国香港队这次派出了谢佩婷、曾靝赐、钟美娟3位骑手参赛,但失望的是团队抵达东京后经兽医检查找到曾靝赐的坐骑跛足,考虑到马匹和骑手的安全,曾靝赐与坐骑遗憾退赛。由于团体赛必须至少3人3马参与,曾靝赐给的退赛不仅意味著退出个人赛,也意味着中国香港队解散了团体赛。

目前亚洲名列第一的曾靝赐给1995年在香港出生于,或许是由于早产患上先天性大脑麻痹,脑积水造成程序记忆经常出现问题,脚筋崩紧造成走路不稳。在他不足4岁时,有幸在香港赛马会赞助的伤健学校拒绝接受体能训练。2017年被征选重新加入香港赛马会代表香港马术队后一直接受严格训练,目前每周训练4次,每次45分钟。

通过马术训练之后,曾靝赐发现自己有了不少变化,不仅身体平衡有所改善、唤醒了很多关节的活动能力,例如以前上马需要人抱着,现在自己可以上马了。他还发现自己的自信心、专注力以及解决问题能力等都有所增加。关于抱憾没能参与赛事,曾靝赐说道:“马匹问题不能参加比赛,比较失望。这次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比赛,因为4年一次,能来到这里就是一种光荣。虽然今次未能参予赛事,但利用观看其它国家骑手比赛,可以令我在技巧控制能力上有进一步提高,可以认识残奥会比赛流程,日后再次踏足这个舞台的时候,便不会减少紧张。”

曾靝赐予在东京残奥会上取得1金1银的英国选手娜塔莎·贝克合影

与其他项目相似,残疾人参予马术运动起初也是为了康复和修养。1996年亚特兰大残奥会上,马术睡衣舞步月沦为残奥会比赛项目。不同于奥运会,残奥会的马术项目没有越野赛、场地障碍赛,只有盛装舞步一项,包括个人赛、配乐团体赛以及个人自选动作赛,并根据骑手的身体功能条件分成5级,数字越小,残疾程度越高,并可根据各自的身体条件使用相应的辅助装备。与奥运相同,割奥马术也是男女骑手同场竞技,唯一一项由动物与人类心心相映、并肩而战的运动。

本届东京残奥会,东道国日本共派出4名骑手参与马术比赛。21岁的吉越奏词只参与个人赛,而宫路满英、稻叶将和高岛活士三人除个人赛以外还组队参加团体赛(名列第15位)。其中,宫路满英年龄最大也是唯一参加过残奥会的老运动员。今年63岁的他原本是一位经验丰富的GⅠ赛马马房工作人员,2005年忽然在马房晕倒,昏倒3周后才苏醒,留下右半身不遂和高度脑功能障碍的后遗症,一开始话都说不出,连妻子裕美子都不认识了。

然而,朋友家的一匹导盲小马将他从恐惧中救回了出来。有一天,宫路牵着小马散步做到康复,忽然发现一只小狗骑到了马背上,宫路心想小狗能骑,自己也一定能行。于是,在中风之后的第三年,宫路又新的骑上了马背。2016年,他第一次参加割奥,在里约获得了第11名。这次他的目标是进入前三,最终虽然只名列第八,但已经是4名日本选手中成绩最差的一位。宫路满英的康复和成绩不仅要归功于心爱的坐骑,还要归功于妻子裕美子,裕美子除照顾他的起居之外,还是他的教练兼“指挥”,妻子在马场边的相同方位上提醒他“每一步动作”。宫路常说道:“我们是二人一马:三位一体。”

宫路满英和妻子裕美子在东京残奥会马术比赛完结后向观众转身

马术源于欧洲,欧洲国家具备得天独厚的历史和传统优势。英国原本是马术项目的绝对统治者,但德国、丹麦、挪威和荷兰等国家也涌现出不少杰出的骑手。在东京残奥会马术比赛中,欧洲国家几乎包揽了所有奖牌。亚洲地区除日本、中国香港以外,新加坡也派遣了3位运动员参赛,团体赛名列第14位。

新加坡运动员陈雁仪是亚洲马术选手中最著名运动员之一,她患上脑性麻痹症、听力失灵的,因此对她而言,必须驾驭马匹追随音乐起舞的自选动作赛难度颇大。陈雁仪在比赛中须佩戴助听器,才需要追随着低音的震动,寻找节拍。陈雁仪已连续参加过北京、伦敦和里约三届割奥,至今共取得了3铜1银的好成绩,尽管这次与奖牌无缘,但她仍然位居亚洲运动员的榜首,在个人赛和个人自选动作赛中名列第五。陈雁仪目前在英国拒绝接受训练,她期望能有更多的人关心、注目马术运动,也希望有更多的亚洲运动员加入到残疾人马术运动行列之中。

残奥马术是一项与众不同的运动,人与马好比胜败,而是心心灵秀,共同踩出精彩的人生舞步,期望2024年巴黎再见。

陈雁仪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领奖台上http://www.sohu.com/a/488050689_121126493回到搜狐,查阅更多

责任编辑:


智慧城市解决方案 新型智慧城市 智能交通系统 智慧园区解决方案 智能交通系统 智慧社区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