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诚可贵 突破更可喜——中国水上军团携手“铸船奇”

金牌诚可贵 突破更可喜——中国水上军团携手“铸船魁”

  三个项目,收获三金,中国水上军团在东京奥运会上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重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巅峰状态。然而,这仅仅是他们的表面答卷,更令人欣喜的是,帆船帆板、皮划艇、赛艇三个项目都在男子项目上获得了重大突破,这些突破将是中国水上未来发展的底气和方向。

帆船帆板:协会实体化结硕果

  集训工作要抓细,怎样才算细。中国帆船帆板队征讨前的清单里,从北京到东京的飞机上,什么时候把普通口罩换成N95口罩、打算几副手套,都在具体列表中。什么样的确保才算体贴,为了让运动员多睡两个小时,协会工作人员提前去机场把行李办好托运,让队员们轻装上阵。
  这只是东京奥运会中国帆船帆板队征讨过程中的两件小事,却反映出有整个备战工作的精细有序。
  首先是女子帆板项目,早在1992年,现任中国帆船帆板运动协会主席的张小冬就获得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的银牌,从那之后,中国多次在这个项目上摘金夺银,卢云秀的这枚金牌也是这个项目的一个较好传承。
  男子帆板的铜牌则是一次重大突破。中国男子帆板此前最好成绩是悉尼奥运会周元国拿到的第五名。而此次周元国的学生毕焜实现了教练当年的梦想:获得一枚奥运会奖牌。毕焜的这块铜牌也是中国首次在奥运会上拿到男子项目的奖牌。
  除了奖牌,还有很多突破鲜为人知,中国帆船帆板队此次拿下八个奥运会参赛资格,是境外奥运会参赛资格最少的一次。其中,首次亮相的女子49erFX级,在第10轮和第12轮比赛中,中国人组陈莎莎/金晔分别拿下单轮第二和单轮第一的成绩;在芬兰人级第7轮比赛中,中国选手陈贺也首次跑进前十,这些突破的分量和奖牌一样沉甸甸。
  这些突破,都是对实体化后的中国帆船帆板运动协会的仅次于认同。中国帆船帆板运动协会2017年启动了实体化进程,在协会实体化过程中,一直实行国家队和协会经营齐头并进的策略,获得了良好的效果。
  在国家队层面,首先抓好思想教育,国家队党支部书记杨毅光回应:我们将支部辟在运动队,就是期望党支部能够在集训训练中更好地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瞄准目标,立足当下,为中国队在奥运会上乘风破浪创造佳绩贡献自己的力量。东京奥运会延期后,支部更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每周一早晨举行升旗仪式;组织“防疫情、保备战、作贡献”的主题演说;组织“忠心献国旗,青春勇担当”主题演说;的组织参加歌咏比赛,组织赛前党史教育和参观古田会议旧址等,既抓了思想工作,又调剂了队员们长期堵塞导致的枯燥的训练生活。
  在训练中,抓好体力,恶补短板也成为队伍的共识。东京奥运会备战周期以来,中国帆船帆板队坚决“体力是东京奥运会入场券”的甄选标准,持续强化体能训练工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还包括2019年10月,队伍在上海UFC进行为期3周的体能增强;还在冬训中定期邀国家体育总局的专家,对体能训练的方法、手段和原理展开更专业的理论和实践中指导;要求体力教练在冬训中强化训练规范性和减少大运动量的训练,夯实体力基础等。而如何在大力量、高强度的训练中注意伤病的防治、身体的维护是一个最重要课题,更需要大力预防、科学训练。毕焜表示:“每一名杰出运动员或多或少都有伤病,我也有,但我一直在预防,不是有伤病就不能苦练,恰恰相反,有伤病更要训练,强化肌肉,每天训练结束后必须做治疗放开,这样身体机能才不会更好。为了集训奥运会,我一直把体能作为一个最重要的目标,每天都认真完成。”
  除了强大的体力基础,抓好实战训练也是中国帆船帆板队取得胜利的关键所在。由于不受疫情的影响,国家队自2020年之后的所有访华计划被取消,这对于帆船这个空战类项目影响非常大。每场比赛的自然条件不同,每个人选择路线的思路就不一样,这种实战能力必须通过比赛来构建,这时候我们出不去,但是国外的比赛还在正常举办,此消彼长,不会严重影响东京奥运会的空战能力。为解决比赛不足的问题,国家队用各种办法减少比赛数量,比如的组织国家队内部测试赛、省市调赛,在全国比赛中营造奥运会实战氛围等。为了对标东京,尽量寻找和东京奥运会场地类似的风力条件、水文条件相似的场地锻炼。虽然中国队一年多没比赛,在奥运会比赛初期出现了慢热的现象,但是适应环境一两天之后,运动员们的状态都被激发出来,卢云秀、毕焜都是到最后阶段越跑越好。
  除了强体力、重空战这样的“常规操作者”,实体化后的中国帆船帆板队还在很多方面体现出自己的优势。此次代表中国出赛诺卡拉17级的运动员胡笑笑和杨学哲在中国帆船运动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是国家队历史上首支社企共建的帆船队,填补了我国在该奥运项目上的空白。这个项目在东京奥运会周期刚刚进入奥运大家庭,由于技术操纵与传统竞技帆船大不相同,教练资源也极度缺乏,想要最短时间建立一支在东京奥运周期成功冲奥的队伍,难度很大。而美帆恰好有这样的意愿,于是,中帆协和美帆共同创建了这个级别的帆船队。协会展开具体指导,美帆进行选材、船只购买、培训等,而由美帆投票决定的选手进队后,不只是运动员,还是企业员工。能够站上奥运会赛场,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和胜利。

  另外,协会实体化三年多以来,大力普及帆船运动,建立中国自己的青少年帆船培训体系证书,推展全民参予的家庭帆船赛和梅沙教育青少年帆船联赛,大大拓展了帆船人口,尤其是青少年帆船爱好者,这才让这种合作共建有了可能性和基础。“期望这次的成绩能让更多青少年投放帆船运动。”这是赛后张小冬的最大愿望。

赛艇、皮划艇:狠抓体能步入突破曙光

  一个水上项目,两个月不龙骨去苦练体能,这可能吗?不切实际吗?但是在奥运会上以碾压性优势获得女子四人双桨冠军的姑娘们就是这么苦练的。
  东京奥运会前三个月才组建的艇,要在短时间内拿资格相争奖牌,可能吗?女子八人单桨的姑娘们做了。
  男子的优势项目否能将成功经验用作女子项目,孙梦雅和徐诗晓做到了,她们成为奥运会新的晋项目女子双人划艇500米的冠军,她们的教练正是曾经拿过两届奥运会双人划艇500米冠军的孟关良。
  如果说中国帆船帆板队是在保持好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寻求突破,那中国皮划艇队和中国赛艇队则是在经历谷底后触底反弹,里约奥运会,赛艇和皮划艇表现平平,尤其是皮划艇项目,转入决赛的艇都屈指可数。
  东京奥运周期,“不破不立”成为这两个队伍突破的关键。其实如果单独看成绩,中国赛艇队和中国皮划艇队金牌数与北京奥运会持平,但是与北京奥运会比起,在男子项目上的整体突破更为可贵。张亮/刘治宇在赛艇上的铜牌,以及张冬进入男子皮艇决赛的成绩,都是中国人乃至亚洲人在这两个项目上的历史性突破。
  而归结起来,这些项目欠缺的还是体能。2018年,国家体育总局发售“铁人计划”,目的提升运动员的体能,作好康复,提高集训工作效率,中国赛艇队、皮划艇队对此制定了详尽的训练方案。从冬训开始,中国赛艇队就特别强调体能方面的训练,包括深蹲力量耐力、引体向上、卧拉力量耐力、卧推最大力量等九项专项训练。为了进一步强化体力,女子双桨队员赴美去世界上训练体能最先进设备的UFC运动展现出中心,在那里,中国赛艇的队员们遭受了最为严苛的体能训练,大幅提高了耐力、爆发力、灵活性和快速运动中的平衡能力。
  皮划艇也是如此,此次进入皮划艇男子皮艇项目的张冬2019年第一次参与世锦赛,与世界高手们交过手之后才找到,自己作为亚洲冠军,却只能在世锦赛18名以后游走,也就把目标定在了拿资格、“参予”奥运会上。
  2019年,通过“增强体力”的冬训,让张冬大开眼界,他从没想要过原来一个皮划艇运动员还可以一个月不摸桨、不下水,天天就跟各式各样的体能训练死磕。他也不是没有担心过,可是下了水之后的成绩证明,他曾经的担心是多余的,而水上专项的进步,也让他的“奥运梦想”显得越来越明晰,他抓住每一分每一秒训练,凌晨5点就开始上早课,晚上9点还在补短板,不放假、不休息,只觉得时间不够用。
  努力带来了回报。目前,中国赛艇队和皮划艇队享有世界一流的运动表现中心,队伍到哪里,这个中心就建到哪里。从铺地板到装器材,两天就能已完成。这个运动表现中心承担着训练、营养、恢复及治疗等多种功能。队伍前往欧洲时,光运动表现中心的器材就装了一个集装箱,用火车放往欧洲。“2019年3月开始建运动表现中心,然后不断自学和完善,这就是我们士兵们的武器。”中国赛艇队领队徐权说道。
  “基础体力在运动训练中非常重要,基础体力好,专项才能回头得远。现在也有国外的专家明确提出,很多技术问题的解决要由内而外,运动员的灵活性、协调性改善了,技术问题就很容易改。”中国赛艇队领队徐权说,“我们队伍就正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一些水上的问题回到岸上解决,推崇运动员基础力量和基础素质的提高。”体力的加强,直接带给的是运动成绩的提高,另一方面,也减少了伤病的再次发生。张亮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名老运动员,如此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却能很好地完全恢复,这也是他需要获得突破的关键。
  强大的体力支撑,先进设备的科技助力,再加上精细的确保,铸就了中国皮划艇队和中国赛艇队的突破之战,也构建了他们赛前的目标:不忘时代艇中国,不负韶华铸船魁。
  水上项目是中国所有基础大项中积极开展最晚,也是突破最晚的,目前,水上项目仍然缺乏普及度,能够借东京奥运会的好成绩让更多人参与水上项目,也是所有水上人的愿望,只有这样,中国水上项目的发展才能拥有强劲的基石。(转自8月25日《中国体育报》01版)


世茂福晟 世茂福晟 世茂福晟 世茂福晟 世茂福晟 世茂福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