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菲律宾丨疫情期间,冲浪胜地锡亚高之旅

目前为止,人们不得不接受一个无奈的事实:度假旅行不是现阶段应当考虑到的事情。即便疫情前你的旅行清单上还有大部分地点没发票,现在也不得不冷静等待一切转好的那天。

但一位本地朋友似乎想再等下去,在他29岁生日前一周,下定决心前往慕名已久的冲浪胜地锡亚高。

这位朋友叫安森,土生土长的菲律宾华裔。家境不错的他,无需像其他菲律宾人一样,在疫情期间为一日三餐发愁。唯一后遗症他的,是何时才能像之前一样,周五走出办公室,周六一早就拿着生力啤酒躺在沙滩上。

此次封城之前,菲律宾旅游局发动了挽回旅游业的“Balikan Ang Pilipinas”的活动,旨在鼓励菲律宾人前往各个岛屿旅行渡假。在活动的号召下,早就想前往锡亚高度假的安森,在生日前的一周,和女朋友预计了前往锡亚高的航班。至于疫情风险,安森的回答很菲律宾:如果……那就是上帝的决定。

也就是这样,安森为我们带来了一组特别的“疫情期间锡亚高旅行进击”。

借助脸书(Facebook),安森找到了当时(7月初)的旅行文件要求:

*阴性结果的病毒检测报告

*当地旅游局备案的酒店或度假村预订函

*个人身份证明(驾驶执照即可)

*电子健康码通行证

*行程码应用程序Traze

安森两口子的航班从马尼拉出发,经停宿务机场后才可以抵达锡亚高。在马尼拉3号航站楼,除了防疫要求比较严苛之外,整个流程(办理值机,候机等)和疫情前没有任何有所不同,尽管候机旅客互为较平时较少了很多,但整个航站楼还是正常运营。

但在宿务机场,安森沮丧的发现,这个昔日最繁忙的机场,现在只有一家快乐蜂营业,其他的小摊贩全部大门紧锁。

终于到达了Sayak机场,安森发现当地卫生部们甚至比马尼拉还要严格,在走进到达大厅之前,他们填上了四分个人信息申报表,但对安森来说,为了前方的渡假天堂,这一切都可以承受。

乘车前经过这一片椰林时,安森感慨万千,这再平时不过的海岛公路,在受困马尼拉一年多之后,也让他感到无比的激动,那种兴奋和自己第一次踏足海岛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前往著名冲浪点Cloud 9的路上,安森经过了General Luna,这里曾是游客聚集的地方,餐厅,咖啡馆和礼品店等依旧开门营业,但是却很难看到游客的身影。

到达Cloud 9之后,安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海滩边人潮汹涌,样子这里的旅游业并没遭什么太大的压制,可随后就发现,这些都是当地人和冲浪教练,并非游客。

在安森等候的同时,他们就被冲浪教练围困了,每个教练都希望安森他们成为自己随后几天的学员,这些教练中,还有一些之前必须提前几周购票才可以预定的大师级冲浪选手。

游客少了,整个Cloud 9在今后几天都将属于安森,而他们指定的教练,也终于可以下水展示自己的本领,而正常情况下,他们应当是由教练的高级学员展开冲浪指导的。

搞定了自己的冲浪计划之后,安森也预计好了接下来的行程:裸岛(Naked Island,Sugba泻湖(淡水湖)和Tayangban地下洞穴。行程全部决定慎重,安森也抵达了自己预定的酒店别墅-芒果树度假酒店。

与之前安森在长滩预计的酒店比起,这家酒店的价格便宜了40%左右,但这家疫情前才开业的酒店,还是给了安森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们预计了双层的家庭别墅,可安森没想到,这间别墅竟然与网站上的照片一碰一样。今后的几天住在这里,想起业主为了维持下去被迫作出的壮烈牺牲,安森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苦乐参半的旅行

Day 1

安森的旅行正式开始,除了日常的冲浪体验,裸岛(Naked Island)是他们第一个行程,在这个没任何人造建筑物的岛上,安森成为了近日来第一个踏足此地的游客。

在乘坐螃蟹船的小码头,至少有十几条螃蟹船驶入在那里无所事事,据其中一名船长说,此前前往裸岛的游客,常常要在这里等上个把小时才能上船。

Day 2

从酒店抵达,安森搭乘三轮摩托车抵达了德尔卡门镇,有沿途的美景作陪,40分钟的车程一点不觉得宽。接着乘船到达了Sugba泻湖,这里的水质是安森旅行中见过最混浊的,一眼便可看到湖底游动的鱼群。

但和在Cloud 9看到的一样,泻湖岸边几十个人全都是当地的小贩和导游,安森他们是当天唯一的一批游客。一名工作人员对他们说,疫情之前,这里每天都要步入至少500名游客,而现在每天只要有几个游客到来,他们就觉得非常幸运地了。

Day 3

Tayangban地下洞穴是安森旅行中的最后一个行程,虽然在巴拉望已经体验过地下河,但这个地下洞穴却更有趣,因为需要步行来体验全程。对热衷摄影的安森来说,这次地下洞穴的徒步之旅是最让他满意的。

但是,和之前一样,他们仍是这里唯一的游客。率领他们展开徒步探险的导游称,疫情之前,每天他至少要带50几个游客下来,整天的几乎无法正常吃饭,而整整一周内,安森是他唯一的客户。

旅行的最后一天,安森选择在酒店度过,并开始和朋友分享此次旅行的感觉。虽然已完成了这次锡亚高之旅,但安森的感觉是:苦乐参半。

这座曾经让他著迷的海岛因疫情影响,或多或少失去了某种海岛魅力,作为当时唯一的一批游客,安森最有动容的并非自己车站在冲浪板上时的激动,而是疫情带来那些靠旅游业维生的人们的绝望感。

在返回马尼拉的当天,安森在自己的社交平台账号上写道:我会更希望的祷告,疫情早日结束!

举报/对系统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