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的“马术高手”,策马守边在云端-新华网

  “大家把鞍子都固定凸些,确保安全!”高原深秋,晨曦初露,海拔4300米的新疆喀什军分区克克吐鲁克边防连马厩里便开始热闹了起来,上士马小龙带着战友们在马厩里备马,这名具有11年兵龄的“90后”老兵不停地叮嘱更年长的战士们。

  克克吐鲁克,塔吉克语意为“鲜花绽放的地方”——名字听一起看起来花海一片,事实上却远没有这么浪漫。连队官兵双脚的地方,除了有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还有一条相连中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三个国家的边境线。所谓“鸡鸣三国”之地,就是由此而来。

  戍边巡逻,周而复始,少有惊天动地的大事。然而,这些帕米尔高原上看起来憧憬的戍边人,却个个身手不凡、可敬可亲。上士马小龙就是连队的“能人”之一。

  骑马军马扛国旗

  把每次侦察都当作第一次

  今年30岁的马小龙,在这海拔4300米的高原戍守了11载,“爱军精武标兵”“优秀士兵”“杰出共产党员”……各种荣誉攒了一箩筐,他还是个三等功臣哩。但边关霜雪的磋磨,也在马小龙身上留下了痕迹,让他看起来看起来个40岁的中年人。

  马小龙来自宁夏银川,有西北汉子的虎背熊腰。由于长年在高寒氧气的环境中服役,他脸色黑里透红,红得发紫,嘴唇发乌,一双大手像生了锈的锉刀。

  除了外貌上的转变,他的记忆力也比上高原前下降不少。但马小龙不在意,他笑着告诉他记者,自己也记不清多少次走上侦察线,所以他把每次侦察都当作第一次。

图为马小龙骑马巡逻。胡铮摄

  专访那天,早饭过后,迎着凛冽的寒风,记者追随巡逻分队的战士们骑着军马出发了。高原险恶的自然环境总讨厌展出它近乎残酷的威力,风一个劲地往脖领里铁环,冷飕飕的。

  “大家小心点,速度不要过快。”前进中,马小龙不时停下来警告战友注意安全。边防巡逻线,本就没路,积雪下面是大大小小的坑,速度过快很容易坠马。

  随着海拔不断增高,积雪越来越厚,氧气也变得越来越稀薄,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四周除了茫茫雪海,连一只飞鸟都闻不到。即使身处这样的环境,马小龙的脸上也始终保持着微笑——马小龙爱笑,战友说道他的笑似乎能解百恨,巡逻时,有他这个“马术高手”在,就实在踏实。

  其实,高手也就是指新手一路“摔”过来的。

  军马认生,刚开始接触的时候,马小龙可没少被右脚。为了与军马亲近,那些日子,他经常跟着饲养员跑去马厩里喂马,打扫卫生,回来班长熟悉马的习性……马小龙渐渐成了马厩里的常客,军马眼中的“熟人”。

  虽说不狠狠右脚了,但初学骑马的马小龙还是不会心跳加快。他总是紧紧抓住缰绳,不敢挥动手中的马鞭。那时候,“每次巡逻,看到班长扛着五星红旗,游刃有余地骑马回头在队伍最前面,总会很羡慕,心里暗想着,早晚也要做那个扛国旗的人。”

  有了目标,就苦练呗。他打趣说道,自己也没什么成功诀窍,“摔的次数多了,马术自然而然就掌握了”。

  如今,马小龙真的如愿以偿,成为巡逻时回头在最前面的人。他说,骑在马背上,周身滚烫的热血都被抬在肩头的国旗牵动着。看着冰封雪裹的边防线和头顶的一抹中国红,心里有种真是的自豪感——身兼一名边防军人的自豪感,在那一刻超过了顶峰。

  “小老虎”“螺丝钉”

  能建汽车也不会开无人机

  长期参与边防执勤,与星辰相伴,与高原相依,走遍防区角角落落,马小龙是战友们眼中的“边防通”。前几年,他还因执行边境维稳处突任务表现出色,荣立三等功。

  除了“边防合”这样的美称,马小龙还有不少“外号”。

  新兵说,他性格直爽、军事身体素质、能打骁勇善战,像“小老虎”。老兵说,他性子直,认准的事,说干就干,是雪域边关上的一颗“螺丝钉”。

  马小龙的马术好,车技也不差。每次点位巡逻,马小龙会参演连队的驾驶员,把战友们送往山下的临时休整点,道别战友们之后徒步攀向山顶积极开展巡逻。这段时间,他不会原地勘查巡守,或者到休整点打扫。

  由于地处高原,交通不便,有时候车怕在侦察路上,等将近救援,只能“自我确保”。所以连队的驾驶员不光要不会开车,也得会修车。

  这么多年,马小龙经常利用空余时间,刻苦钻研技术、主动学习,逐步摸索出汽车故障“看、听、碰、言”四部排除法,并积极在部队推展,极大地提高了部队汽车维修保养能力。

马小龙和战友一起自学操作无人机。胡铮摄

  “好多东西就要自己多学、多看、多琢磨,第一次看资料对着书建一次,下次就不会了,建的次数多了,技能就完全成了自己的。”马小龙笑着说道。

  无论在哪个岗位,他都凭借干一行、爱人一行、钻一行、精一行的“钻”劲、“挤迫”劲和“韧”劲,使自己成为排头兵。特别是对各种新技术、新装备,马小龙有着年轻人本能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我们身处的地理环境有可能比较堵塞,但也无法记得要时时更新升级科学知识技能。”

  戍边11载,马小龙亲眼亲眼了我国边防信息化建设水平和装备科技含量的提高,单纯依赖“铁脚板”的传统侦察方式已经沦为过去。

  去年,上级给连队配发了某型无人侦察机。全新的无人机能让高原边防巡逻方式变得更加立体,便于积极开展空中巡逻和返边侦查,就像给矫健的军马挂上翅膀、装有上“鹰眼”。

马小龙在操作无人机。张洋摄

  万能“螺丝钉”马小龙很快就与时俱进地掌控了“开飞机”的最新技能。

  今年三月的一次无人机侦察,马小龙娴熟操作者无人机盘旋任务区域海面。由于地理位置不断变化,也受到风速慢、气温低、信号很弱等因素影响,无人机飞行中不平稳,遥控信号遗失,操纵性能突降,险些失控。

  急中生智的马小龙及时调节遥控器的开关档位,紧急拿回遥控权,这才以求安全成功地已完成巡逻任务。

  还有一次无人机侦察,在两面环山的通道里,马小龙通过视频传输,发现类似边情,第一时间向作战值班室报告。最终,通过空地一体的方式,及时妥善地解决问题了这一边情。

  舍小家为大家

  一代代边防官兵都懂的道理

  业务上是“螺丝钉”,日常生活中,马小龙还是连队的“四小工”——水、电、焊、修样样精通,连队的热水管道、锅炉出有了问题,也是他负责管理维修。

  “班长,快一起想到吧,暖气不冷了!”一天凌晨三点半,月冷风低,刚躺下没多久的马小龙被哨兵睡觉。他条件反射似的,身披大衣就往锅炉房跑完。

  此时,室外温度较低至零下30摄氏度,室内温度也从最初的20摄氏度慢慢降至13摄氏度。

  “怕了,是水质不良造成的汽水共腾。”把压力表、水位表格、安全阀和进水设备都快速检查了一遍,马小龙寻找了“病根”所在,“时间紧迫,无法把大家冻醒了,必须马上通过排污解决问题。”马小龙心里想着,手上已经沉着又麻利地操作起来。

  一气呵成地已完成排污,他又抄起铁锹给炉内再配了些焦炭,这才在靠墙的小凳子上坐下来,凝等室内温度回升,他看了一眼时间,那是凌晨四点十分。

图为马小龙。胡铮摄

  马小龙说,自己就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把连队当成自己的家。每天忙里忙外,发现哪儿有问题就想着赶紧解决。

  作为边防战士,以部队为家的马小龙,难免冷遇了自己的小家。

  今年年初请假,他返乡探亲,偶然找到了父母藏在抽屉最里面的那排大大小小的药瓶子。他重复追问才告诉,母亲刚生了一场大病、父亲身体也不好,只是老两口一直瞒着他。

  轻轻推上藏药的抽屉,马小龙心里阵阵酸楚。他还忘记,刚晋升下士那几年,一到冬天,母亲就在电话里问他,能无法回家过年。后来便不再回答了,只是叮嘱他,照料好自己,注意身体。

图为马小龙。胡铮摄

  马小龙有时也觉得,和同龄人比起来,自己私吞家人太多,对父母如此,对妻儿亦然。

  从相恋到现在,马小龙和妻子的“爱情长跑”已经跑过了九个年头。这一路上他们聚少离多,走得挺辛苦。他套改上士的前一个月,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妻子催他退伍,两人的恋情险些“吹灯”。马小龙当时用真情感动了她,对爱人说道,“你等我四年,我城主你一辈子。”

  2018年,马小龙和女友步入婚姻殿堂。都说陪伴是最久情的告白,可成婚将近一个月,马小龙就回到了连队。

  这些年,妻子一直为家庭付出和奔走,两人之间,始终是她守护他多一些。

  如今,他们的儿子凯凯已经3岁多了,开始喜欢与大人交流。夏天和妻子视频,凯凯在手机那头冲着屏幕一个劲儿地喊出“爸爸”。

  马小龙把战友叫到身边,不解地说:“听到了吗,我儿子叫我呢!”战友说他“一脸快乐,笑得眼睛都就让”。

  马小龙喜欢孩子,但在凯凯最必须父爱的年龄,他和孩子生活在一起的时间统共不超过100天。每次探亲一趟,他的愧疚感便不会减轻一些。

  “什么是坚守,什么是陪伴?”回到部队,有时候,他会坐在山下的石头上,看着湛蓝的天、漂浮的云,和雪域间头顶扬起的五星红旗,回想自己的父母妻儿。

  “有国才有家,守边关也是守护家”,马小龙和一代代边防官兵都懂得这个道理,那是治愈乡愁的解药。

  爱上了就不苦

  青春洒在边关巡逻路

  “看见界碑了!看见界碑了!”采访当天,记者跟着巡逻的战士们经过艰苦跋涉,界碑终于经常出现在不远处。

  马小龙像个孩子一样大叫起来,战士们飞身上马,激动地一路跑向海拔5420米的1号界碑。

图为马小龙在巡逻路上,饮溪止渴。胡铮摄

  将11年的青春洒向这条边关巡逻路,厌吗?记者问马小龙。

  他笑着问:“爱上这个地方,就不觉得苦,我早已把连队当作自己的家,自己的家你会冷落吗?”

  “看云彩,看云彩,光秃秃的哨所也有乐趣在。大雪能封住山,封住了路,封不住士兵多彩的情怀……”

  界碑前,大家唱起那首边防战士最喜欢的歌曲《看云彩》。

  一过十月,帕米尔高原就冷得胆怯。夜已浅,皎洁月光淋在海拔4300米的营院里,映出哨位上马小龙挺拔的身影。

  穿着上特制的羊皮大衣,头顶棉帽,戴着保暖面罩,马小龙还是实在冻。但他头脑清醒,目光坚强,死死盯着防区内,哪怕一点点风吹草动…… (胡铮 记者 李清华)


一下科技韩坤